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 列表

最高法院:官方借贷涉嫌合法集资立功,民事诉讼能否继承审理?能否必需先刑后民?(附

发布时间:2019-02-22 13:30:09      来源:

最高人民法院:民间借贷本身涉嫌非法集资犯罪,法院将裁定驳回民事起诉。



阅读提示:随着市场经济的进一步发展,民间借贷已成为我国民间融资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增长大大弥补了银行等金融机构融资的不足。然而,由于民间借贷门槛较低、借贷程序不规范、社会信用机制不完善,民间借贷纠纷也日益增多。有些案件会与非法集资诈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等刑事案件交织在一起。在这种情况下,如何协调民事诉讼与刑事诉讼的关系已成为司法实践中的一个紧迫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2015年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条明确规定了如何处理认定民间借贷行为涉嫌非法集资犯罪的案件。即人民法院立案后,发现有争议的民间借贷行为涉嫌非法集资犯罪的,应当裁定撤销起诉,移送公安机关或者公安机关处理。公安机关、检察院、法院作出借款人不构成非法集资犯罪的决定或者判决,贷款人又以相同事实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

判断的主旨



法院立案后,认定民间借贷有非法集资犯罪嫌疑的,应当裁定撤销起诉,移送公安、检察机关处理。

案例简介



1。2013年5月13日,裴佩兵与宏远公司、永泰公司签订借款合同,约定裴佩兵向宏远公司、永泰公司借款820万元,并约定付款方式,即现金支付给曹宏宇(原永泰公司法定代表人),银行转账至账户。曹宏宇、廖某、宏远公司。

2。按照约定的支付方式,谭培兵实际支付贷款8576万元。2014年9月12日,曹宏宇向白佩兵出具担保书,为上述贷款提供连带担保。

三。2014年,裴佩兵向湖北省高级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永泰公司和宏源公司偿还8576万元贷款。曹宏宇承担连带保证责任。永泰公司辩称,此案涉嫌经济犯罪,应移交公安机关处理。

4。湖北省高级法院认为,虽然曹宏宇因涉嫌集资诈骗而被公安机关调查,但永泰公司没有提供证据证明白佩兵在本案中所借资金与曹宏宇的集资诈骗有关。因此,湖北省高级法院决定,洪源公司和永泰公司应向谭培兵偿还8576万元贷款本息。

5。永泰公司向最高法院上诉,反对湖北省高等法院的判决。最高法院认为,本案中的民间借贷与湖北省长阳土家族自治县法院在其有效的刑事判决中认定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相同。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条和《刑事诉讼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含义》见第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决定撤销湖北省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并驳回了对谭培兵的起诉。

判断要点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条和《关于非法集资、民间借贷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七条的规定。本案的犯罪行为与现行刑事判决认定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犯罪事实相同,应当裁定驳回被起诉的假兵。

实践经验总结



永远不会忘记过去和未来的老师。为避免今后类似的失败,提出以下建议:

1。非政府贷款机构应合理管理财务。犯罪嫌疑人非法集资,往往通过捏造虚假投资项目、虚报经济实力、保证高回报等手段,诱使放贷人向其借款。因此,放款人在财务管理过程中应保持谨慎、严谨的态度,不应追求高利率而损害自身利益。

2。由于非法集资犯罪的受害人人数多,对社会危害大,如果法院认定举债行为涉嫌非法集资犯罪,应当首先由公安机关或者检察机关处理。因此,本书作者建议,如果贷款人发现私人借贷行为本身涉嫌非法集资犯罪,应尽快向公安机关报告,以免因诉讼拖累而无法及时有效地保护其合法权益。离子。


三。人民法院驳回了对《民间借贷法》涉嫌非法集资犯罪的诉讼后,未对该案进行实质性审理。因此,公安、检察机关拒绝立案,或者立案侦查后撤销案件,或者检察机关作出不起诉决定,或者贷款人经人民法院裁定,生效判决不构成非法集资犯罪的。同一事实向法院提起民事借贷诉讼的,法院受理案件,不违反“一事不再处理”的原则。


第四,民间借贷人应注意非法集资与民间借贷的关键区别在于借贷人是否具体。非法集资的借款人往往不具体,而私人贷款的借款人往往具体。

相关法律法规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五条 人民法院立案后,发现民间借贷行为本身涉嫌非法集资犯罪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并将涉嫌非法集资犯罪的线索、材料移送公安或者检察机关。公安或者检察机关不予立案,或者立案侦查后撤销案件,或者检察机关作出不起诉决定,或者经人民法院生效判决认定不构成非法集资犯罪,当事人又以同一事实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应予受理。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

第七条第二款 人民法院在审理民事案件或者执行过程中,发现有非法集资犯罪嫌疑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或中止执行,并及时将有关材料移送公安机关或者检察机关。


法院判决



以下是本案审理阶段法院判决文件对该问题的讨论。

陈培兵根据与永泰公司、宏远公司签订的贷款合同,主张永泰公司、宏远公司、曹宏宇承担连带还款责任,并提交694万元银行转账凭证和2482万元现金借记单证明。在一审诉讼中,曹宏宇涉嫌犯罪的刑事案件由湖北省长阳县土家族自治县人民法院(2016)鄂0528第一判决第4号刑事判决书移交。曹宏宇被判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事实表明,白佩兵是吸收沉积物的对象之一。曹宏宇没有上诉,判决在一审判决前生效。因此,本案属于刑事民事交叉案件,如何处理程序应着重考察曹宏宇吸收白佩兵存款的事实与本案民事借贷纠纷之间的关系。

根据第二次审查的事实,刑事判决认定曹宏宇非法吸收白沛冰6144万元存款的事实与白沛冰在此案中借钱的事实相吻合。绝大多数的钱都是同一个事实和同一个法律关系。双方都承认这一事实。刑事判决已经生效,具有约束力。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条的规定,“人民法院发现民间借贷行为本身涉嫌非法集资犯罪的,应当裁定撤销起诉,予以移送。r联合发布的《关于办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七条、最高人民法院的规定精神和《关于对公安、检察机关涉嫌非法集资犯罪的线索和材料》。人民检察院和公安部“人民法院在审理和执行民事案件过程中,发现涉嫌非法集资犯罪的,应当裁定撤销起诉或者中止执行,并将有关材料移送公安机关或者公安部检察机关。E”。审判中的民事借贷行为,与刑事判决认定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相同。因此,本案应裁定驳回谭培兵的起诉。

案件来源



镇雄永泰煤矿有限公司与谭培兵二审民事借贷纠纷民事裁定【最高人民法院(2017)最高司法终结331】。

扩展阅读



1。摘自最高人民法院负责人(2015年8月6日)关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的回答。

问:民间借贷因涉嫌非法集资而触犯刑法的现象十分普遍。在这种情况下,当事人不但要向公安机关报案,要求追究犯罪嫌疑人的刑事责任,还要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这些规定如何协调刑法与民法之间的关系?

答:民间借贷的司法解释涉及民法与刑法的交叉。在司法实践中,民间借贷纠纷案件众多,往往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集资诈骗罪等刑事案件交织在一起。在这种情况下,如何协调刑事案件和民事案件的处理,是我国目前处理民间借贷纠纷的一个重要问题。

2014年3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联合发布了《关于非法集资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人民法院根据本意见,在民事案件中发现非法集资罪的,应当移送公安机关或者检察机关。这一次,我们在制定司法解释时,实际上重申了这一问题,即在我国民事司法解释中重新规定这一问题。这一规定的原因是,非法集资案件涉及到不特定多数人的利益,在处理中应坚持综合解决的原则,防止部分受害人获得全额赔偿,而其他人则根本得不到赔偿。因此,只要案件涉及非法集资犯罪,在审理民事案件中的发现就会转移。法院将不再审理这个案件,这是一种处理方式。

第二种处理方式,在审理民间借贷案件的过程中,如果涉及非法集资等犯罪的线索和材料,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该怎么办?例如,如果有人非法筹集资金并将非法筹集的资金转移给其他人,后者将构成一个私人借贷案例。我们该怎么办?新司法解释第六条规定,将有关非法集资线索的材料移交公安机关或者检察机关,但继续审理下列民间借贷案件。

第三种情形,在审理非法集资案件过程中,可能涉及担保人的担保责任。在审理案件的过程中,我们不认为整个合同因部分当事人的非法集资犯罪而无效,担保人的担保责任已经消失,这是不可行的。在本案中,当事人起诉保证人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

第四种情况,在继续审理前,需要澄清案件的基本事实的,应当停止审理,因为犯罪事实的行为可能涉及民间借贷案件的基本事实,案件的基本事实可能涉及主体、权利和义务的确定;等等。民:刑事案件要结案,才能恢复民事审判。

二。相关案例

第一条人民法院发现民间借贷行为本身涉嫌非法集资犯罪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并将涉嫌非法集资犯罪的线索和材料移送公安机关或者检察机关。

案例一:何梅《关于审查和司法监督企业贷款纠纷的民事决定》【最高人民法院(2017)最高人民法院沈1959】认定,“经原法院审理,孙瑞林、瑞林公司无金融经营资格,违反国家财务管理法。而法规,又从公众那里吸收资金,涉及到大量的人,数额巨大,而且现在很多。债权人起诉或者申请执行债权。孙瑞林和瑞林的借款行为涉嫌非法集资等犯罪。法院发现民间借贷行为本身涉嫌非法集资犯罪的,应当裁定驳回起诉,并将涉嫌非法集资犯罪的线索和材料移送公安、检察机关。原判驳回霍米的起诉并不不当。”

案例二:刘巧恩、安阳利成商贸有限公司民事借贷纠纷再审审查与审判监督民事裁定[最高人民法院(2017)最高人民法院民事诉讼申请第1550号],“本案民事纠纷是否继续审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条第一款的规定,人民法院认定该民间借贷行为本身涉嫌非法集资犯罪的,应当裁定撤销该行政许可。将涉嫌非法集资犯罪的线索和材料移送公安机关或者检察机关。《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七条第二款规定,人民法院在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时,如果发现涉嫌犯罪的案件,应当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审理和执行民事案件,应当决定撤销起诉、中止执行,并及时将有关材料移送公安机关或者检察机关。因此,被申请人的私人借贷行为是否涉嫌非法吸收公共存款罪,决定了本案民事纠纷能否继续审理。2011年7月2日至2011年9月8日,刘巧恩三次借给李成贸易公司1600万元,利率按月利率三分五计算。公安机关将这三笔贷款列为黎城商贸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一部分。根据上述司法解释的规定,本案民事纠纷的原告应当裁定驳回起诉。当然,如果刑事调查结果或刑事判决证实,历城商贸公司的三笔借款不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刘巧恩可以依法重新起诉。”

案例三:孟月楼、洛阳忠贤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关于民事债务纠纷审查和司法监督的民事裁定》【最高人民法院(2017)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法院民事适用1912年》认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法律审理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条。“民间借贷债务案件”规定,人民法院立案后,发现个人借贷行为涉嫌非法集资犯罪的,应当裁定撤销起诉,并将涉嫌非法集资犯罪的线索和材料移送公安、检察机关。《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七条第二款规定,人民法院在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时,如果发现涉嫌犯罪的案件,应当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审理和执行民事案件,应当决定撤销起诉、中止执行,并及时将有关材料移送公安机关或者检察机关。在审理过程中,一审法院调解并出具了民事调解书,但一方当事人没有签收。民事调解书尚未生效。后来公安机关对忠县实业公司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涉嫌犯罪进行了调查。韩松奇,其法定代表人,也采取了刑事强制措施。根据上述司法解释,一审法院裁定驳回对孟月楼的民事诉讼是正确的。申请人提出,法官一审玩忽职守,未及时向被申请人送达调解书,涉嫌滥用法律。但是,申请人没有提交证据证明审判人员在审国民事诉讼法》。》第200条第13款规定的情形的原因无效。

第二条民间借贷纠纷结束后,发现借款人涉嫌非法集资。借款人有充分证据证明案件还在执行中的,可以请求人民法院中止执行,并及时将有关材料移送公安机关或者检察机关,但不得请求人民法院裁定驳回起诉。

案例四:连云港利华房地产有限公司、山浦岭民间借贷纠纷再审审查及司法监督民事裁定[最高人民法院(2017)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法院第3541号],“本案第二次审判决定于2014年10月11日作出。据利华公司介绍,其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于2015年4月20日被起诉,人民法院于2016年12月30日发布了生效的刑事判决书,均发生在本案第二次审判决定作出后。李华公司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人民法院在审理本案民事借贷纠纷过程中发现,私人借贷行为本身涉嫌非法集资犯罪。鉴于本案民间借贷纠纷已经结案,有充分证据证明本案仍在执行中的,可以请求人民法院中止执行,并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法》的规定,及时将有关材料移送公安机关。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和公安部关于刑事案件和检察机关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七条第二款。但是,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条第一款的规定,最高人民法院主张应当裁定撤销起诉,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不能撤销起诉。RT将不支持它。”
网站地图 - 关于本站 - 使用帮助 - 联系我们 - 网站调查 主办: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承办:信息中心版权所有   自然资源部门户网站 政府网站标识码:bm16000001京ICP备18044900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799号


建议使用IE9.0以上浏览器或兼容浏览器,分辨率1280*720